Saturday, April 28, 2018

看守者的职责。。

看守者顾名思义就是职责在于看守一个单位的日常运作,不带任何决策性的议决,绝对不能超越权限范围,故;在看守期间以看守单位名义做出的种种非必要性或非紧急性的议决应当宣判无效及非法的,除非是以个人名誉那是另当别论。

国会与州议会已经解散,所以无论是国阵或希盟绝对不能以中央政府或州政府的名誉进行具目的性的拨款,以各自阵线及各自口袋的钱做出的拨款却是无任欢迎!

Monday, April 9, 2018

王者荣耀 ! 造王者也 !!

您会不会是造王者?

数年前华哥入狱不久,您和鸡哥的矛盾就逐渐浮上台面,到后来的反目成仇而选择和反对党(希盟)走在一起。

在未和希盟联盟之前,我一直都在和朋友说您应该结合希盟的力量才能拉下鸡哥,也的确有几次机会可以把他拉下来,可是当时的你还是一如往昔般傲慢,以为还可以独当一面,老神在在的故伎重施(对PakLah)就能如愿以偿! 您要知道人走茶凉这句话,虽然还有余温,可是已不足以撼倒鸡哥。过后以为收集足一百万个签名就可以到京城去见皇上告状,结果搞到没有人睬您进不了京城,还落得自己也走上了街头参加Bersih去了!

事过境迁,现在国会都已解散了,唯有通过人民的力量(选举)来推翻国阵。愿此刻的您好好照顾自己(毕竟93了),把握有限的竞选期,发挥王者风范把平静的海面掀起巨大的海啸,淹没国阵,扭转乾坤 !

王者归来! 王者荣耀 ! 造王者也 !

Saturday, March 31, 2018

商业挂帅的年代,医德是否还在?

商业挂帅的年代,医德是否还在?

因为头痛,喉咙痛,发烧和少许咳嗽,却被医生当作哮喘! 的确是有些喘,可是以上的症状难道视而不见吗?写封信给我,药也不给,硬把她当作哮喘医,非要我到医院去“吸气”不可。 还说他这封信你不用等排队,到达医院他们马上会给你优先处理! (说到有点像圣旨到的意思)。

到了医院,叫我到紧急处,黑漆漆啊!医务员要我等等。过后灯亮了,也不知道刚才是停电还是啥事?紧急处怎么可以有这种状况呢?

吸了“气”, 等医生的到来,医生说她的确有喘,可是不是哮喘,不过这医生竟也顺手推舟说需要入院观察,我说需要吗?这么严重吗?医生说需要四个小时吸一次气,每四个小时你能带她来吗? 要是半夜你怎么来? 我说给我药吧,我每四小时给她吸。

最后医生还是让我们回家,给的药也不过是退热药,感冒药和咳嗽药 !

重点她不是哮喘 ! 这两位医生都以“喘”来说话,有没有缺医德呀? 一字不提发烧感冒这回事 !

话还没说完,上面的第一个医生我会把他的 “圣旨” 当作最后的约定 !

Friday, February 23, 2018

犯罪 ≠ 犯法 ?!!

杀鸡犯法吗?答案是没,因为没有明文规定杀鸡是一项罪行,所以你没犯法; 你是"无罪"的。而"无罪"这定义是在所谓的“文明世界”以所谓的"文明条例”为基础为依据。不过要是你虐待动物你却犯了法,犯了虐待动物的罪行!

杀死一条生命无罪,虐待一条生命却犯了法。。

回头再说,杀鸡没犯法,可是真的没犯罪吗?你依然犯了罪,犯了了结一条生命的罪刑!

因为爱了。。


因为爱了,所以我怒了;
因为爱了,所以我哭了;
因为爱了,所以我累了;
不怒了,不哭了,不累了; 我就不爱了。。

因为矜持,所以我爱了;
因为傻气,所以我爱了;
因为爱了,所以我爱了;
不矜持,不傻气,不爱了,爱就不在了。。

射手座。。


他们说我的守护星是木星,
他们说我的守护神是宇斯,
可是他们永远都不知道我只要你守护在我身旁。

他们说我的幸运色是冰蓝,
他们说我的幸运石是绿松,
可是他们永远都不知道我的幸运却是遇见了你。

他们说我迫不及待的想要遨游在无垠的广阔天地里。
可是我只要依偎在能给我感到安全的天蝎怀里。

遇见你我的性情不再耿直与坦率,只因不想失去了你。
我骤然的热情与骤然的失落,也仅仅的只是因为你。

这一生只想和你在一起,只因你的神秘你的真诚你的热情。
这一生对你许下的承诺,因为射手座的我已经深深爱上你。

邪恶面孔。。

我和他真心把你当朋友,你竟如此邪恶的引导我们入戏
可我们却不知道,你的剧本竟是要我们分手
并不是我们演得真,而是我们真的演,而让彼此受了伤。

只因对他缺少了防备心,所以知心的朋友更是阴险万分,
可你却不知道,我们已看穿你的虚情与假意
并不是我们不入戏,而是我们也部了局,让你无法得逞。

收手吧朋友! 我和他巩固的情感,并不是你想象般脆弱
放手吧朋友! 没有修炼的心德,天堂已经离你越来越远